四肖选一肖中特特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四肖选一肖中特特 >
画面一黑——仿照世界奇妙物语每天更新脑洞故事!
发布日期:2020-05-15 03:19   来源:未知   阅读:

  别以为一黑君是单身就不了解夫妻相处之道,好多时候围城外的旁观者比陷在围城里的人看得更清楚。不信,你来看看下面这故事,结局没有雷到你算我输。

  比如今天是周末,秦娜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她吩咐宋博出去买瓶酱油,他带回一瓶醋。她让宋博自己洗衣服,结果他只洗了衬衫,内裤和袜子还丢在盆子里。她刚拖完地要求宋博把拖鞋脱了递给她,宋博是把拖鞋递给她了,过一会儿脚上却换上另一双脏拖鞋。刚想骂他两句,他已经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了。

  “我不过了!”秦娜失声哭了起来。别人都是七年才痒,她这结婚才两年,就不止是痒,已经是痛了。

  一条暧昧的短信映入眼帘。秦娜晓得宋博是妈宝男,只用他妈妈的生日试了下解锁密码就成功了。前前后后把一百多条短信看了个遍,里面的对话虽然猥琐暧昧,但不色情露骨。

  秦娜起身开门,准备诘问丈夫宋博里面的妖精是谁时,却发现门外站的是一个女的,身穿整洁的制服,含笑望着秦娜。

  秦娜平时不放陌生人进来的,尤其是陌生的推销员。这次破例了,因为这个制服女有一张完美的脸,绽放出完美的笑容,秦娜潜意识觉得她供职的公司产品可能也是完美的。

  制服女介绍:“我们完美夫妻培训公司致力于解决夫妻矛盾,促进家庭和谐。如果您同意把丈夫送到我们的灵魂培训中心,我们保证三个月后还您一个完美丈夫。”

  制服女掏出一本证书影印件来,微笑着解释:“您看,公司已经获得官方认证了。本世纪30年代以来离婚率畸高,严重影响家庭和平社会稳定,民政部门也很头疼,投入了大量资金扶持我们这种第三方家庭培训机构发展,公司不负众望,终于推出一款完美的培训产品。”

  “等等,”秦娜疑惑,“证书看着像真的,但是你们怎么保证我丈夫愿意参加这样的培训呢?”

  制服女脸上露出职业微笑:“目前公司的业务开展受到政府大力支持,只要您签字,培训将是强制性的,您的丈夫没有权利拒绝。当然有关部门同时要求,培训必须是相互的,也就是说,在您丈夫培训结束一周内他可以决定您是否同样参加培训。”

  秦娜快言快语:“别的我不关心,我只想问灵魂培训能不能教他洗衣做饭、刷锅洗碗、扫地拖地?”

  “经过培训,家务活动会成为他的家庭习惯。此外,忠诚、浪漫、责任心,甚至颜值和性能力都将得到增强。”

  秦娜不再纠结了,免费的,又是官方支持,不试白不试,狠了狠心,终于签了字。

  那天她一边把脏衣服放进小天鹅洗衣机,一边开动小米扫地机器人,听到门锁从外面打开的声音。

  “亲爱的,感谢你把我送到培训中心,还我一个崭新的人生。从今以后,你将看到一个完美丈夫。”

  进门以后,宋博不仅主动把脏鞋子放到鞋架,还把其他凌乱的鞋子顺手摆整齐。这时,嗅觉敏锐的他注意到了开动的洗衣机和扫地机器人。

  “亲爱的,洗衣机洗不干净藏在褶子里的脏东西,必须要手洗。扫地机器人无法清理房间死角。看我的!”

  结婚以来,秦娜第一次坐在沙发,审视着蹲在地上辛苦劳作的宋博。***才是亲老公!秦娜热泪盈眶。

  当晚,宋博利用冰箱有限的食材为秦娜做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宋博斟满两人的红酒杯,秦娜激动地呜咽:“原来你可以做到这么好,我之前对你差点放弃治疗了。”

  “销售员跟我说过的,你也可以选择把我送过去培训,这个完全没问题,不过你懂的,我对家庭的奉献几乎接近上限了。但是我愿意被培训,因为你变得如此优秀,我也想遇见更好的自己。”

  “完美没有上限,因为完美就是无限。只要我们追求完美,一切都有无限可能。”

  宋博一边发起第四次冲锋,一边气喘吁吁地回答:“跟女人相比,我们还差得远。”

  “大腿放松,握拳的双手自然展开,慢慢地紧闭双眼,再慢一点,很好,感受下呼吸的脉动,吸气…呼气…一下…两下…,把杂念从脑海删除,就像清空桌面的回收站,现在你的身体变得空灵,和煦的阳光,碧空如洗的蓝天,你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你目送着白云远去,白云也目送着你,远去…远去…”

  陈焕之观察到患者的眉毛舒展开来,呼吸渐渐深沉下来以后,就把Ipad取出,放了一段音乐。刚开始是曲调轻缓的轻音乐,接着隐隐约约能听到女声的低语和呻吟,再往后间杂在音乐里的喘息和尖叫愈加频繁。

  躺在睡椅的患者激烈地磨牙舔嘴唇,伴随着下身几次猛力耸动,突然从梦里惊醒,紧张地揭掉眼罩,气喘吁吁地望着陈焕之。

  残疾人患者鞠躬致谢:“陈大夫,多亏您我又做了回男人!您是我们病人的大恩人!”

  又一名患者低着头走进这间性心理诊室,跟在他后面的还要一对面容焦虑的夫妻。

  陈焕之望着对面这个留短发,穿纯色衬衫和工装裤的患者,怎么看怎么不像女孩,淡淡地说:“那要看她配不配合。”

  “法律为什么一直不承认同性恋,就是因为它是病态的,承认了就代表支持,那还有什么理由去治愈?”陈焕之对女孩说,“现在好多患者都不承认这是病,你比他们坚强。”

  把女孩父母请出诊室后,女孩独自宽衣解带,下身戴上紧绷的特制医用内裤,在陈焕之的引导下,闭目睡在躺椅上。

  陈焕之有点生气:“催眠是必需的。首先,我要确保你进入睡眠状态。之后我才能展开我的治疗。”

  儿子8岁那年,他和妻子因感情不和离婚,双方好聚好散,没有太多纠缠。他收入更高更稳定一点,也是为了妻子再嫁考虑,他争取了孩子的抚养权。

  陈焕之不甘心儿子自甘堕落。在陈焕之儿时同性恋得不到认可,直到现在同性恋也仍然被视为异类,他们得不到真正的爱情,得不到真正的婚姻,得不到公众的认可,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隐藏在最阴暗的角落。

  他由一个外科医生自学转为心理学医师,主要就是寻求科学的医学方法为儿子治病,但折腾来折腾去效果甚微,直到他接触到了“春梦疗法”。

  这种疗法本来是用来帮助性无能的残疾人解决正常生理需求的,通过梦前影响和梦中干预等多种方式,刺激患者在睡梦中与异性发生关系。

  好学敏思的陈焕之突发奇想,将其发展成为“同性恋患者”的实用疗法,触发患者在梦中与异性交好,打破性心理防线,循序渐进地引导同性恋接受异性。但“曲高和寡”,愿意来尝试的人不多。陈焕之只能从有限的“标本实验”中总结经验,以图尽快用在儿子的治疗上来。

  陈焕之说:“我今天看报纸,有一组英国统计的数据,男同性恋患者艾滋病患病率已经达到20%,谁能确保你将来不是五个中的那一个。”

  “所有的风险我都能想到,但最让我难以承受的,是你们这些正常人给我们的压力。这种压力本质是一种多数人对少数派的歧视,给我们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艾滋病造成的伤害。”

  看来安眠药的效果很好。就像白天的那个同性恋女孩,陈焕之对熟睡的儿子如法炮制。

  儿子在睡梦中比那个女孩表现得更抗拒,但当他醒来时,陈焕之望见他满脸的泪痕,知道他的实验成功了,儿子一定梦到与异性进行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她爬到我的身上,强迫我!太恐惧了,噩梦一样,简直就像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陈焕之笑了,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第一次患者通常会抗拒,但到第五次第六次他们渐渐地能够欣赏异性的魅力。他认为儿子的治疗开了个好头。

  “你还真信了爸爸?我偷看过你的诊疗日记,很清楚你每天在做什么,只有你自己才是糊涂人。”

  儿子小时候常常嘲笑他,为什么每天都要全副武装才能入睡,他对儿子解释:自己工作太累了,睡觉时受不了一点点声响。

  女孩把一只耳塞递给他,他犹豫地塞入耳中,听到轻缓的音乐飘荡开来。手里的却接过一封信,初恋女孩给他的分手信: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和其他恋爱的女孩相比,我连最基本的都得不到。我不是怪你,只是理解你的同时,希望你理解我。

  他慢慢地走近,整个人已经跨入了合影里,却发现前妻不见了。他循着前妻爽朗的笑声,一路追到婚房里。

  前妻把婚纱褪去,露出洁白的皮肤,又把纯白的胸罩缓缓地揭掉,他皱皱眉头,难以置信地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前妻已经坐在自己怀里了,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在他耳边轻吟低语,他大口喘着粗气,像快要窒息。前妻担忧地望着反常的他。

  虽然收到的回信寥寥,且大多是骂他**二逼,但是他走量——群发1000个总有“上钩”的女人。

  手机里堆满的各种APP应用,就像是他的后宫团——随用随有。他要求也不高,年轻的老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什么样的都不嫌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个加菲猫加了他之后,不说约也不说不约,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闲扯着。正当王冬准备转移目标时,加菲猫突然主动发来自己的裸照。

  虽然脸上打码,皮肤漂白,但看到乳沟中间的那颗红痣,早已心如死灰的王冬心跳突然激活了。

  开始是王冬想离婚,辛梦瑶不肯,后来变成辛梦瑶想离婚,他不肯。当然男人拗不过女人,就像胳膊扭不过大腿,最后还是离了。

  王冬当时恨透了自己的职业,再给他一百次机会重新来过,他也不会选择当保安。

  专业捉奸人,顾名思义就是帮客户捉奸的专业人士,一般受雇于专门调查婚外情和劝退小三的侦探公司,当然侦探公司又受雇于怀疑另一半出轨的客户。

  工作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很是辛苦,但男人大把大把往家拿钱的感觉,就跟吃了一样。王冬享受这种事业成就感,虽然与老婆同房越来越少,但两个人反而情深日笃。

  开始是王冬想离婚,辛梦瑶不肯,后来变成辛梦瑶想离婚,他不肯。当然男人拗不过女人,就像胳膊扭不过大腿,最后还是离了。

  王冬当时恨透了自己的职业,再给他一百次机会重新来过,他也不会选择当保安。

  专业捉奸人,顾名思义就是帮客户捉奸的专业人士,一般受雇于专门调查婚外情和劝退小三的侦探公司,当然侦探公司又受雇于怀疑另一半出轨的客户。

  工作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很是辛苦,但男人大把大把往家拿钱的感觉,就跟吃了一样。王冬享受这种事业成就感,虽然与老婆同房越来越少,但两个人反而情深日笃。

  王冬望了望女人的脸,像极了自己老婆。不信,摇了摇脑袋,真像啊!又扇了自己一巴掌,望了望女人乳沟,那颗红痣如此醒目,错不了,就是自个儿老婆。

  辛梦瑶不同意离婚,又哭又闹。王冬抓耳挠心,嘴上狠毒,心里却软了下来,正准备找个理由原谅她时,辛梦瑶拿着测孕棒说自己怀孕了。

  本来一路求饶的辛梦瑶被激怒了,坚决要到医院堕胎。可陪她到医院堕完胎,望着虚弱的老婆,他开始后悔了,哭天抢地对辛梦瑶道歉。

  犹豫着要不要问她要联系方式验明正身时,加菲猫主动发消息:你找个安全地方,要干净。

  离家近,地方隐蔽,免身份登记,且房间干净整洁。王冬自离婚以后,已经在这里至少约过二十几个女人了。

  从婚姻走出来后的男人与单身汉有相比,魅力吸引力不在一个重量级,也许是把女人和性看透了,得失看得淡了,倒是更容易得到了。

  大专毕业他回家待业那段时间,一次同学聚会之后,跟班花林欣好过一段时间。那也是爱情啊,玫瑰花、烛光晚餐、结伴同游……也偷吃了禁果,以为可以一辈子长相厮守,却不想越是美好越是短暂,被林欣父母发现后,两人无奈转为地下情,尝尽了苦涩和伤痛,最终难逃初恋夭折的凄楚运命,两人难舍难分几回后依然是劳燕分飞。再后来,林欣嫁给了县城里腰缠万贯财老板的公子哥,王冬辞职几回直到做了有编制的保安才安定下来,还娶上了同等阶级出身的辛梦瑶,过上了柴米油盐的小生活。

  跟偷请的煤老板并没传出好结果,之后便在超市做了收银员,经手的钱是挺多,可都不是自己的,咬牙到足疗店给客人做退油,总算积累些小财富,误听人言投了线下理财连本带息全赔干净了,只得又到超市做回收银员。

  她是不是又跟其他男人好过,王冬已经不大关心了,只是偶尔会在心里盘算着前妻现在一年能存下多少钱,她的腰椎夏天吹空调还疼不疼,她有没有把前夫从生活完全删除?

  他不是没想过两人复合的可能,只是他不清楚她有没有这个心思,毕竟他发给她的信息她从来没回过。此外,他们没有共同的朋友,缺少一个见面讲话的契机。

  等待的每一秒都是焦灼和煎熬。不知道过了多久,隔着墙传来了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登登”的声音。这声音清脆悦耳,撩人心魄,王冬屏息凝神,生怕漏过一个音符。

  王冬止不住浑身战栗,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这两年来,他过得是孤魂野鬼的日子,遇见的是放荡不羁的女人,这声音越是渐渐靠近自己,就代表辛梦瑶离自己越近,夫妻重逢已不再像梦一样遥远。

  他透过门眼贪婪地往外看,来确认高跟鞋的主人是不是心心念念的前妻。可他热泪盈眶,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袅袅婷婷地从楼道走来。

  等待的每一秒都是焦灼和煎熬。不知道过了多久,隔着墙传来了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登登”的声音。这声音清脆悦耳,撩人心魄,王冬屏息凝神,生怕漏过一个音符。

  王冬止不住浑身战栗,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这两年来,他过得是孤魂野鬼的日子,遇见的是放荡不羁的女人,这声音越是渐渐靠近自己,就代表辛梦瑶离自己越近,夫妻重逢已不再像梦一样遥远。

  他透过门眼贪婪地往外看,来确认高跟鞋的主人是不是心心念念的前妻。可他热泪盈眶,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袅袅婷婷地从楼道走来。

  王冬一个人从他的极乐圣地走出,夕阳锤了下来,把爬满藤蔓的屋顶染成橙色,和谐又静谧。王冬笑得很傻很开心。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