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ⅰ肖期期准一 免费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四ⅰ肖期期准一 免费 >
《水浒传》中的元宵节既是灯节也是情人节
发布日期:2020-02-07 11:14   来源:未知   阅读:

  《水浒传》是一部市侩百科大全,不仅写了梁山壮大的全过程,还写了当时的民俗节日世态百相,对月圆之夜特别钟情,元宵节、中元节和中秋节都有描写。描写最隆重的节日不是春节,而是春节之后的元宵节,元宵节是着墨最多的。三次描写了在元宵节发生的故事,把看灯的美丽和情节的紧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展现了宋朝元宵节的风俗。描写元宵节的情节从偏僻的乡村到边关重镇再到首都开封,全面的再现了宋朝元宵节的民俗民情,定格了宋朝繁荣的经济和民生。

  《水浒传》中描写了三个发生在元宵节的故事,尤其是最后一个故事将元宵节的盛况与打杀之戏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使《水浒传》中的元宵节显得与众不同。

  第一个故事描写的是清风镇的元宵夜,宋江被抓,花荣大闹清风寨。在《水浒传》第三十三回“宋江夜看小鳌山,花荣大闹清风寨”一章中,游走江湖的宋江来到清风寨,投奔好友花荣。不知不觉住了将及一月有余,看看腊尽春回,又早元宵节近。这清风寨镇上居民,就商量放灯一事,准备庆赏元宵。他们土地大王庙前,紥缚起一座小鳌山,上面结采悬花,张挂五七百碗花灯。土地大王庙内,逞应诸般社火。家家门前,紥起灯棚,赛悬灯火。市镇上诸行百艺都有。虽然比不得市师,只此也是人间天上。

  当晚,宋江和花荣家亲随梯己人,两三个跟随着宋江缓步徐行,到这清风镇上看灯时,只见家家门前,搭起灯棚,悬挂花灯,不记其数。灯上画着许多故事,也有剪采飞白牡丹花灯,并荷花芙容异样灯火。四五个人手厮挽着,来到土地大王庙前,看那小鳌山时,怎见的好灯?

  但见:“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梅灯,晃一片琉璃。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银蛾斗彩,双双随绣带香球。雪柳争辉,缕缕拂华幡翠绣。村歌社戏,花灯影里竞喧阗。织妇蚕奴,画烛光中同赏玩。虽无佳丽风流曲,尽贺丰登大有年。”谁想,因为宋江前往观看元宵之夜的花灯,却让他经历一场劫难。也正是因宋江被抓捕,引出了花荣大闹清风寨,又引出了秦明夜走瓦砾场。直使玉屏风上题名字,丹凤门中降赦书。

  第二个故事写的是大名府的元宵节。在《水浒传》六十六回“时迁火烧翠云楼,吴用智取大名府”一章中,由于玉麒麟卢俊义、拼命三郎石秀等梁山好汉深陷大名府大牢,梁山发兵营救,因此演绎了大名府元宵节火烧翠云楼、智取大名府的故事。

  正月十五日上元佳节,好生晴明。黄昏月上,六街三市,各处坊隅巷陌,点放花灯。大街小巷,都有社火。值此元宵,有诗为证:北京三五风光好,膏雨初晴春意早。银花火树不夜城,陆地拥出蓬莱岛。烛龙街照夜光寒,人民歌舞欣时安。五凤羽扶双贝阙,六鳌背驾三神山。红妆女立朱帘下,白面郎骑紫骝马。笙箫嘹亮入青云,月光清射鸳鸯瓦。翠云楼高侵碧天,嬉游来往多婵娟。灯球灿烂若锦绣,王孙公子真神仙。游人流连尚未绝,高楼顷刻生云烟。

  正当大名府元宵放灯、月光清射、游人流连之际,梁山兵马发起了对大名府的偷袭。但见:烟迷城市,火燎楼台。千门万户受灾危,三市六街遭患难。鳌山倒塌,红光影里碎琉璃。屋宇崩摧,烈焰火中烧翡翠。前街傀儡,顾不得面是背非。后巷清音,尽丢坏龙笙凤管。斑毛老子,猖狂燎尽白髭须。绿发儿郎,奔走不收华盖伞。耍和尚烧得头焦额烂,麻婆子赶得屁滚尿流。踏竹马的暗中刀枪,舞鲍老的难免刃槊。如花仕女,人丛中金坠玉崩。玩景佳人,片时间星飞云散。瓦砾藏埋金万斛,楼台变作祝融墟。可惜千年歌舞地,翻成一片战争场。

  第三个元宵节的故事发生在东京汴梁城。在《水浒传》第七十二回“柴进簪花入禁院,李逵元夜闹东京”一章中,有一篇《绛都春》的词,描写的是北宋时期东京街头正月十五元宵之夜的盛况景致:“融和初报,乍瑞霭霁色,皇都春早。翠幰竞飞,玉勒争驰都门道,鳌山彩结蓬莱岛,向晚色双龙衔照。绛霄楼上,彤芝盖底,仰瞻天表。缥缈。风传帝乐,庆玉殿共赏,群仙同到。迤逦御香,飘满人间开嬉笑,一点星球小。渐隐隐鸣梢声杳,游人月下归来,洞天未晓。”

  这一篇名为《绛都春》的词,称颂着道君皇帝庆赏元宵,与民同乐。此时国富民安,士农乐业。当夜宋江与同柴进,依前扮作闲凉官,引了戴宗、李逵、燕青五个人,迳从万寿门来。是夜虽无夜禁,各门头目军士,全付披挂,都是戎装惯带,弓弩上弦,刀剑出削,摆布得甚是严整。高太尉自引铁骑马军五千,在城上巡禁。可见,京城治安甚是严密。因此,宋徽宗赵佶便兴致盎然地从地道里来到了京城名妓李师师的青楼幽会一把。正如宋徽宗自己所说:“寡人今日幸上清宫方回,教太子在宣德楼赐万民御酒,令御弟在千步廊买市。约下杨太尉,久等不至。寡人自来。爱卿近前,与朕攀话。”斋

  宋江为争取朝廷招安,前往京城找人开后门。于是,他在正月十一到了汴梁,到了元宵节之晚,宋江与同柴进,依前扮作闲凉官,引了戴宗、李逵、燕青五个人,迳从万寿门来求见李师师。正当浪子燕青搭桥牵线之际,不想黑旋风李逵却等不耐烦了,竟然提起把交椅,望杨太尉擗脸打来。杨太尉到吃了一惊,措手不及,两交椅打翻地下。戴宗便来救时,那里拦当得住。李逵扯下书画来,就蜡烛上点着,他一面放火,以便将香桌椅凳打得粉碎。宋江等三个听得,赶出来看时,见黑旋风褪下半截衣裳,正在那里行凶。四个扯出门外去时,李逵就街上夺条棒,直打出小御街来。宋江见他性起,只得和柴进、戴宗先赶出城。恐关了禁门,脱身不得。只留燕青看守着他。李师师家火起,惊得赵官家一道烟走了。邻佑人等,一面救火,一面救起杨太尉。这话都不必说。城中喊起杀声,震天动地。一时“惊得赵官家一道烟走了”。东京汴梁的元宵节,被闹得天翻地覆,虽然宋徽宗被闹得狼狈不堪,但是也让宋江招安大计找到了捷径。

  大名府的元宵节是“通宵不禁,十三至十七放灯五夜”,看来大名府和汴梁已经全国都是放假五天,五天都通宵达旦狂欢。三次元宵节全方位的展现了宋朝元宵节的民风民俗、风土人情。

  从东京到乡村清风寨全国上下到处是灯的海洋,元宵夜更是灯火通明,天上人间。民间官府都制作花灯:

  清风镇上“家家门前,搭起灯棚,悬挂花灯,不计其数。灯上画着许多故事,也有剪采飞白牡丹花灯,并荷花芙容异样灯火”,他们除了赏灯,还用灯来表现故事,

  大名府的花灯写得最详细:“豪富之家,各自去赛花灯。远者三二百里去买,近者也过百十里之外。家家门前,扎起灯栅,都要赛挂好灯,巧样烟火。户内缚起山棚,摆放五色屏风炮灯,四边都挂名人画片,并奇异古董玩器之物。在城大街小巷,家家都要点灯。……州桥河内,周围上下,点灯不计其数。”做灯已经成为当时的一个行业。比清风寨好的地方是将名人字画、古董古玩都放到了灯上,大街小巷,家家户户,连州桥的河上,都点上了数不清的花灯。

  首都东京“家家门前扎缚灯棚,赛悬灯火,照耀如同白日。”各地州府还把自己最拿手的灯送到东京展览,州府的官员为了在京城展示自己的能力,进献自己精致出众的花灯。梁山劫去莱州进贡了五架灯,其中的“玉棚玲珑九华灯”就是“上下通计九九八十一盏”的组灯,仍然有四架灯到了东京,像这样的灯中的极品,在东京的花灯里肯定还有不少,再加上宫廷的灯,东京已是人间天上。

  元宵节灯会最吸引人的是鳌山。鳌山是用彩色丝绸结成做成大乌龟状的山形,上悬各种大小花灯的组合。书中着重地描写了鳌山上的灯景。

  一写东京元宵灯节时,先后描绘了两处鳌山:一处是在御街上的鳌山,“鳌山排万盏华灯;夜月楼台,凤辇降三山琼岛。”二处是天汉桥的鳌山:“鳌山彩结蓬莱岛,向晚色双龙衔照。”宋代的张孝祥曾在《忆秦娥》一词中写道:“元宵节,凤楼相对鳌山结。鳌山结,香尘随步,柳梢微月。”可以想象出东京鳌山,一定比大名府的鳌山更加富丽堂皇。

  二写北京元宵灯节时,也描画了四处鳌山:一处是在“市中心添搭两座鳌山”。二处是在“大名府留守司州桥边搭起一座鳌山,上面盘红黄纸龙两条,每片鳞甲上点灯一盏,口喷净水。”三处是在“铜佛寺前扎起一座鳌山,上面盘青龙一条,周围也有千百盏花灯。”四处是在“翠云楼前也扎起一座鳌山,上面盘着一条白龙,四面灯火不计其数。”每一座都各具特色,最有技术含量的是这喷水的龙灯。

  三写清风镇元宵灯节时,也写了两处鳌山:一处是市镇上的“鳌山”:“玉漏铜壶且莫催,星桥火树彻明开;鳌山高耸青云上,何处游人不看来。”二处是在土地大王庙前:“看那小鳌山时,怎见的好灯,但见: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梅灯,晃一片琉璃;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团锦绣。”清风镇的鳌山悬挂着“金莲灯”、“玉梅灯”、“荷花灯”、“芙蓉灯”等别样的花灯,还有“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

  《二刻拍案惊奇》第二卷对“社火”作了这样的解释:“你道如何叫得社火?凡一应吹箫、打鼓、踢球、放弹、勾栏、傀儡、五花衅弄诸般戏具,尽皆施呈”。《水浒》中,在叙述到东京、北京以及清风镇的元宵灯节时,都对社火即“舞队”表演作了生动的描写。

  清风镇“村歌社鼓,花灯影里竞喧阗。织妇蚕奴,画烛光中同赏玩。虽无佳丽风流曲,尽贺丰登大有年”,社火表演和花灯相映成趣,作者特别写了一场鲍老舞表演:“只见前面灯烛荧煌,一伙人围住在一个大墙院门首热闹,锣声响处,众人喝采。宋江看时,却是一伙舞鲍老的。宋江矮矬,人背后看不见。那相陪的梯己人,却认的社火队里,便教分开众人,让宋江看。那跳鲍老的,身躯扭得村村势势的。宋江看了,呵呵大笑。”舞鲍老,也就是当时的一种滑稽表演,而那个跳鲍老的,就是一个丑角。

  大名府“在城坊隅巷陌该管厢官,每日点视只得装扮社火”,翠云楼,“楼上楼下,有百十处阁子。终朝鼓乐喧天,每日笙歌聒耳”,就是一个每日都有歌舞表演的场所。

  东京的歌舞表演作者用侧面描写的方法体现,宋江等人从当时最有名的酒楼樊楼前经过时,“听得楼上笙簧聒耳,鼓乐喧天,灯火迎眸,游人似蚁”,这里的表演更是吸引人。

  其实宋朝的元宵节只是元旦的一部分,宋朝的元旦讲究排场,时间也很长,基本上从头一年的冬至开始准备,到次年的元宵节结束。实际上年初一是一个团圆的节日,一家人在一起,元宵节不同,是官定的最热闹节日之一,可算是中国古代的狂欢节,强调的是全民的参与性。在《水浒传》中可以看到,元宵节时,就连皇宫中进出的侍从们身上都带着刻有“与民同乐”字样的金牌,而这金牌又充当了通行证;大名府的元宵节活动安排有一条就是“府尹点视居民,勿令缺少,相公亲自行春,务要与民同乐”,所有百姓都必须参加,官府要派人点名,不得缺席,而梁中书本人,也要以身作则,加入到此行列之中。元宵节时,上至天子,下到百姓,都无一例外地陶醉在这普天同庆的欢乐气氛当中。

  元宵节也是一个浪漫的节日,元宵灯会在封建的传统社会中,也给未婚男女相识提供了一个机会,传统社会的年轻女孩不允许出外自由活动,但是过节却可以结伴出来游玩,元宵节赏花灯正好是一个交谊的机会,未婚男女借着赏花灯也顺便可以为自己物色对象。元宵灯节期间,又是男女青年与情人相会的时机。欧阳修(生查子)云:“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辛弃疾(青玉案)写道:“众里寻它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是描述元宵夜的情境,而传统戏曲陈三和五娘是在元宵节赏花灯进相遇而一见钟情,乐昌公文与徐德言在元宵夜破镜重圆,《春灯谜》中宇文彦和影娘在元宵订情。所以说元宵节也是中国的“情人节”。



Power by DedeCms